只见分数不见人——“又到高考季”之八(2016年全国高考语文1卷作文下水文)

只见分数不见人——“又到高考季”之八

2016年全国高考语文1卷作文下水文)

 

 

徐国平 

 

昨天中午,不少微信公众号开始披露高考语文作文,我终于知道全国1卷沿袭以材料作文命题,但这个材料是一组漫画。一个学生考了100分,脸上被奖赏了一个吻;后来考了98分,脸上落了一个巴掌印痕。另外一个学生考了55分,脸上被打了一巴掌;后来考了61分,被奖励了一个吻。

看到这幅漫画,立刻想起曾因江苏泰兴一位教师猝死考场而写的一篇文章《教师在学生眼皮下死去》(http://blog.zzedu.net.cn/shayuzaizhu/article_u59x6yx22ul091km.html)对“只见分数不见人,教育丧心又病狂!”的思考。考前给学生指导作文时如何才能把作文写长,介绍过要联系现实联系自我,并以调研考试中一次作文举例,结尾可以联系现实现象自我说说:米皮店老板尚且知道对员工进行人文关怀,在暑热天气给员工放高温假,而更应该注重人文关怀的学校,却丧失了人文思想,高三取消了最具教育意义的体育课,实施“汗水加灯光”策略,“只见分数不见人”,不能不令人深思。这么说来,我算是押着了高考试题的。于是,自己的下水文有了题目。   

 

只见分数不见人

 

给我一个吻,只因考百分;巴掌打在脸,只因2分减。这个漫画折射的是对学生成绩的错误评价。这种评价手段留给学生的恐怕只有恐怖的噩梦。另外一幅漫画所叙故事中的主人公是否就心花怒放呢?恐怕也难以乐观地来看待。

不及格,挨巴掌;及格了,亲一个!彰显的仍然是以分数论英雄的教育观念,估计被教育者是高兴不起来的,这种深刻体验留下的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下次再考不及格,下次再退步了,那等待自己的还不是“五指山”“神龙掌?

曾几何时,“只见分数不见人”的评价机制甚嚣尘上。对学生如此,对教师亦如此。

读王开东的《没有人天生会做爸爸》一书,其中有一篇说及第一个反对素质教育的是中国家长。作者似乎继承鲁迅“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的家长的传统。而笔者却“心有戚戚”,不敢苟同。曾给作者留言,我们同作为今年家有考生的家长,我们有这么功利吗?我们有这么势利吗?把这种臆测揣度作为事实判断,把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怪罪到家长头上是否客观厚道?笔者不揣浅陋给对方发去一梭子机关枪似的质询。甚至质疑作者是否也在高唱“这届人民不行”的论调。后来,有网友也评论说的确有不少家长是这样,他们比任何人都认可把应试进行到极致。如果剔除漫画中“亲吻”和“巴掌”的象征意义,结合时下教师是很难对学生实施“巴掌”这样的惩罚的,似乎教师只有被学生打的份了,这幅画批判的便是芸芸家长,莘莘父母。亲吻、巴掌,这些形象的富有冲击力的动作只有家长才可以做。看看安徽一处小镇的毛坦厂超级中学附近陪读的家长,看看蜗居在筒子楼逼仄巷口的外地家长,也许就可以佐证家长不惜代价让学生去应试。他们绞尽脑汁,苦心孤诣,让学生为高分鞠躬尽瘁,让学生为成绩殚精竭虑。

学生去了学校之后,终极目标就是高考,为了这个英特耐尔一定要实现的共产主义,孩子们加班加点。据说毛坦厂中学连上厕所的时间都要控制。前两天读新闻,哪所高中还搞考前演练,长时间要学生憋尿甚至憋出了膀胱炎。这样的节奏,这样的“圈养”,何谈与人交往?何谈走入自然,何谈深入社会实践?何谈用广泛的阅读发育自己的精神?何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估计出来之后进入大学再经历世俗的熏染,培养出来的都是犬儒一族,也就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铁丝网下没有风景,猪栏里没有理想主义。只见分数不见人,只要能够提高分数,哪怕学生默写名句以致于呕吐,哪怕学生一考完便大撕特撕记载着痛苦的课本和教辅,哪怕用三年的时间割绝了学生对继续读书的热望,也要死教死练死考。难怪甚至有知名学者发牢骚,说“勤勤恳恳,毁人不倦;孜孜不倦,罄竹难书”!

 

读漫画,我们不可能回避漫画中“亲吻”和“巴掌”的象征意义,“亲吻”象征奖励,“巴掌”象征惩罚,学校的老师自然掌握奖励和惩罚的权利和义务。事实上,当下学校对教育教学的评价机制就这么简单,“出水才看两腿泥”,“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教学成绩作为为政者政绩的今天,市长压局长,局长压校长,校长压带班领导,带班领导压辖属老师,任课老师压班级学生,一层一层,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蚂虾,蚂虾吃泥土,“只见分数不见人”的格局便形成了!

这样的反人道狂潮何时是一个尽头?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中国的教育一定要有一场火山爆发式的革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