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妹子的生日照片作为幸运物——“又到高考季”之三

把妹子的生日照片作为幸运物

——“又到高考季”之三

 

徐国平

 

昨天中午陪孩子一起吃饭,孩子说要回家休息。这两天按照高考考试时间进行所谓的考前全真模拟,孩子可能会感觉节奏紧张一些,考后想回家调整调整,这似乎也是他以前在调研考试后的“规定动作”。我答应了他。

晚上趴在他卧室看王开东的《没有人天生会做爸爸》,竟然忘记了孩子要回来。直到十点半听到大门发出“咣当”的轰响,才蓦然想起这个节点回来的是孩子。没有准备夜宵,没有烧热水。

孩子似乎也没有埋怨,默默到卫生间插上了热水器的插销。打开冰箱,看到我昨天发的粽子,只是问了问,却不让我为其蒸煮。全没了以前回家“饿死鬼托生”的猴急样。是莅临高考多了份沉重,抑或保持身材刻意减肥?

我换到了我的卧室,继续看书。稚女已经闹腾过,不情愿地沉入了梦乡;妻子也精神疲倦地昏昏欲睡。看书这个功课,我每晚要做到十一点的。身边有稚女轻微的呼吸声,室外传来孩子在卫生间冲洗的声音,在这样静谧的环境里,我做一个幸福的读书人!

不知什么时候,孩子已经洗好,拿着一张版画走进了我的卧室。“这是呦呦生日的照片?”我抬眼一看,孩子手里正是我今天才拿回的快递回来的稚女的照片。一块八寸的蛋糕,上面插着三支点燃的蜡烛;头戴生日王冠的呦呦,手拿刀叉也不忘伸出一个“剪刀手”。此图此景,自然是呦呦生日玉照,“秃头虱子明摆着”,怎不是哟哟生日的照片?“我明天拿学校吧!”孩子竟生发出这样的想法?是向同学显摆自己有个可爱的妹妹,还是让妹妹灿烂的笑靥温暖自己的高考?忽然,想起,孩子和班上某位女生关系比较亲近,是不是要把可爱的妹妹介绍给那位姐姐?

本来我要回答的是“该放假了,还往学校拿这东西干啥?”谁知,从嘴里真真切切出来的却是,“要呦呦做你的幸运吉祥物?”,不等孩子回答,估计孩子也不愿回答,我接着说,“那就拿去吧!”

想当初,孩子上小学时,我和妻子问孩子再要个弟弟妹妹如何,孩子几年总重复着一句话:“我把他(她)掐死。”等孩子上了初中,回答的方式似乎变了,成了“你们的事,你们看着办”。等孩子上了高中,才决定还是再要一个。没想到,呦呦的到来,勾起了这个大男孩内心处柔软的地方。看到妹妹的乖巧,他也啧啧称赞;面对妹妹的任性,他也不厌其烦。以前,晚自习回家,呦呦没睡,他还过来逗逗呦呦。听到童声喊他的名字,他是否心中充溢着幸福和满足,会带一个好梦入眠?

早上,我找那几个版画,独独发现没了呦呦吃蛋糕的那张。

五点二十离开家,竟没有忘了这张照片!

这个大男孩秉持一贯的做事有条不紊的传统!

这次,更有同胞亲情的力量!

呦呦的降临已经给这个家带来了太多的福音,

祝愿妹妹也能给哥哥的高考带去吉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