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语文课才是一堂好的语文课?


什么样的语文课才是一堂好的语文课?


 


徐国平


 


读程红兵的《做一个自由的教师》,在“对话”篇中,一位教师问程老师,什么样的语文课是一节好课?程老师答:“什么叫好课?很多老师的课堂往往局限于某篇文章本身,局限在某个词、某个句子本身,换句话说,我们可能会挖掘到很多委婉的、曲折的意思,但是如果我们只有这些,可能就有问题了。”“把课堂打开,和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方方面面联系起来,可能这就是好课。如果局限在非常小的尺度之内,局限在非常小的范围之内,我觉得怎么说也算不上好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是不是可以大气一点?这堂课可不可以不上课,就来读书,就来讨论文学名著,就来听听朱震国老师的朗诵?换句话说,把课堂打开,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走向社会,走向自然,走向文化圣地,这就是我认为的好课。”


在这里,程老师谈了语文课要大气,要着眼于学生的终身发展,要立足于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是的,“语文学习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是相等的”。我曾经毕业的学生,并没有记起多少我的语文课,但对于2003学年第一学期我给他们诵读余华的《活着》却历历在目。所有的语文课在这节阅读课面前都相形见绌,不能望其项背了。


又读《享受语文课堂——黄厚江本色语文教学典型案例》一书,里面有一篇苏州教师曾文彦评价黄老师课例《致我的孩子们》,里面也谈到一节好的语文课的标准。“我甚至认为,一堂好课的标准更应该是听课的老师某种程度上也是学生,也在心里参与这堂课,成为这堂课的第二主体,而不是冰冷的记录和漠然的评价。所以,说到底,一节课里期待的大结局可以是——所有的听者,尤其是作为课堂主体的学生,他们没有被老师的思维操控,相反,他们一个个或疾或徐地开启了自己语文的思维、广博的心灵与鲜活的生命。”


看了这些对一节好课的认识,无不无不深刻,无不极具个性,无不是从一个侧面娓娓而谈。联想到在特级教师评审答辩时,自己对同一辩题中规中矩的阐述,便感到赧颜。


对“什么样的语文课才是一堂好的语文课?”的重新审视,让我有了更加多维度的思考。这正如交给一位老师一篇阅读素材,平庸的老师只会从作者简介、背景介绍、整体感知、写作技巧等各环节因循守旧,难以像优秀教师却能对阅读素材做个性解读,找到阅读的一个“抓手”深入突破,努力发掘在文本“原生价值”之外的“教学价值”,借此有效地拓展学生“学的内容”。


《什么样的语文课才是一堂好的语文课?》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