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通假字都可以还原本字

并非所有通假字都可以还原本字

徐国平

有教师在批改名句默写题时,认为“猿猱欲度愁攀援”的“度”不应该写作“渡”,并以两者不是通假字为由,还有教师认为课文没有加注否认二者是通假字。我却不以为然。

这些教师所持的理由是当谈到渡河渡水时才用“渡”,而翻越高山,只能是“度山”,不可作“渡山”。

果真如此吗?查考《现代汉语词典》,“度”有个义项是“过(指时间),举例为“欢度春节”“光阴没有虚度”,并没有另外特指“度山”;“渡”的首要义项就是“由这一岸到那一岸”,举例为“通过(江河等)”“横渡”“远渡重洋”“飞渡太平洋”“红军强渡大渡河”“渡过难关”等。“由这一岸到那一岸”的这一解释,的确让人误为专指渡水渡河,例词也没有提到与“度山”意思相关的词语。“渡过难关”的例词似乎无法让这些教师信服翻越山峦时应该用“渡”的。

有疑问,问“度娘”。虽然,网络的解释在我看来是不足为训的,但看看一些博客中大方之家的说法,也许可以廓清心头的疑虑。赟贵的新浪博客中说文字学把“度”与“渡”这类汉字称为“古今字”,“渡”是“度”的分化字。也就是说,“渡”是“度”的某个意思出现后的后来出现的字。当“渡”与“度”共存的时候,就称“通假”。我深以为然。《赤壁之战》中的“豫备走舸”中的“预”就是“豫”的后起字、分化字,这叫“古今字”。古今字、异形字和假借字,都可统称为“通假字”。

博客中指明,就记录现代汉语而言,这两个字做“过”这个意思的动词用的时候,应有明确的分工。有两种使用语境:(一)过时间,用“度”,如:度日如年、度蜜月、度假、欢度春节、防汛度汛。(二)过空间,用“渡”,首先是“过水”,如:横渡长江、强渡大渡河、四渡赤水。“渡过难关”,应该用“渡”。如果写作“度”,就算错别字。从现实使用情况看,“渡”一经出现,便大有取代“度”之势。君不见,“欢渡春节”“渡假村”曾几何时成了单位用字的硬伤。

我基本同意赟贵新浪博客中对于“度”和“渡”的认识。由此看来,这些教师认为“度”不应写作“渡”所持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当“过空间”时,就要用“渡”,并不存在河水和山峦的区别,只是在说到翻越高山时很少有“度山”之类的词语。如“横渡沙漠”自然与水没有关系,“横穿高山”完全可以说成“横渡高山”。也许,是受“关山度若飞”“猿猱欲度愁攀援”这些经典句子的影响,让这些教师认为翻越高山只能用“度”。”

赟贵新浪博客作者最后说到,至于古汉语,即使是通假,也不要随意改作“渡”。如暗度陈仓、春风不度玉门关、关山度若飞等,其中的“渡”都是“过空间”的意思,但因为当时尚未分化出“渡”,是不宜用本字取代的。 这才是“猿猱欲度愁攀援”的“度”不应该写作“渡”的确实缘由。

古诗文名句名篇默写时,对于不同版本出现的异形字,对于假借过来取代而用的通假字,还是允许学生可以有选择空间的。《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中“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中的“是”,有点版本作“斯”,学生在默写时写成“斯”应该作正确处理;《离骚》中 “路曼曼其修远兮”中的“曼”是假借过来的字,学生还原成“漫”应该也是允许的。这体现了一种尊重客观实际,以生为本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