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高贵的灵魂致敬

向高贵的灵魂致敬

2016届郑州市第一质量预测“脱鞋上厕所”下水文)

 

徐国平

 

进城务工的易师傅因为自己的鞋子太旧太脏,心怕弄脏了公家的厕所,竟脱下鞋子放到外面,赤脚上了一次厕所。这一行为呈现的是小人物的自卑胆怯,还是小人物的高贵伟大?

有些网友质疑易师傅的行为,说上趟公家的厕所,至于要如此感激吗?这种质疑,似乎在批评易师傅的妄自菲薄,自卑胆怯,自我矮化。

生活中的确不乏这样一类人,贫富悬殊的社会也催生身份卑微、灵魂萎缩的一类群体,他们的生存环境和为人处世让人唏嘘,让人心酸。他们离开
“土生”的土地,不再一味依靠“土养”,开始进城务工。他们有一个卑贱的同质化的名字——农民工。他们在城市里做出了许多贡献,付出了无私努力,但城市回报他们的却是寥寥,乃至冷漠。人民医院冷酷地拒绝着患病的他们,公办学校冰冷地拒绝着他们的孩子;他们在高昂的医药费用面前退缩畏葸,他们在优质的教育资源面前止步后退,他们在外表光鲜的现代都市面前自卑矮化!

但生活中的确也不乏这样一类人,他们身份卑微地位卑贱但灵魂高贵,他们的素朴、高尚、本真和自尊让人致敬,让人仰视。他们坚守着做人的本分,他们心存着对他人、对社会的感恩。易师傅来到干干净净的厕所,不忍心因为自己就把它弄脏了,这不是自卑,这不是胆怯,这不是所谓的“谨小慎微”,而是朴素的“不忍心”,而是善良的“不添麻烦”,而是高贵的“十分感激”!

“公家的地太干净,俺的鞋子太脏”“让我进来免费上厕所,已是十分感激了”……这一行为彰显的是易师傅的高贵、伟大!我们应该向高贵的灵魂致敬!

这一行为的高贵伟大之处在于易师傅心中没有自私的个我,心中有一种强大的宁静和质朴。他心中装的只有对方,只有他人。他心中装着对公共设施的爱护,他心中装着对厕所清洁者劳动成果的尊重!

人的高贵就在于灵魂。记得也曾有类似的报道见诸媒体。地铁车厢里虽还有许多空座,但从工地上劳累了一天下来的农民工怕自己的工装脏了座椅,而选择一处角落蹲在地上或干脆坐在地板上。他们何曾不想仰靠在座椅上眯一下眼打一个盹?他们何曾不想消释一些疲劳放松一下困倦?但,他们没有。他们心存感恩,心怀他人,他们默默传递着人间的温暖,散发着社会的正能量。

不由想起高晓声《陈焕生上城》中的主人公,他因为花了高价钱住宾馆而故意“破坏”宾馆的公共设施以求得心理的平衡,为自己扭曲的灵魂“补偿”一丝“慰藉”。其中暴露的是进城农民思想的狭隘、教养的落后。

如果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多一些“人人为我,我亦为人人”的感恩,洁白的墙壁便少了一些涂鸦,如茵的绿地便没了践踏的足迹,锦绣的繁花便少了不文明的攀折。试想一下,这样,我们的时代是不是更加和谐,我们的社会是不是更加文明? 

(考试期间限时一个钟头草就)

附郑州市第一次质量预测作文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公家的地太干净,俺的鞋子太脏,还是脱掉鞋子,赤脚进公家的厕所好了。”
60
多岁的民工易师傅在湖南株洲国家高新区管委会所在地火炬大厦附近干活,一时内急,到大厦里上厕所。因为鞋子太脏太旧,怕弄脏干净的地面,便将鞋脱下,放在厕所外面。他说:“不能太给公家添麻烦,公家让我进来免费上厕所,已是十分感激了。”鞋子的照片和易师傅的话被路过的李先生发到网上后,众多网友大呼感动。但也有一些网友质疑:民工兄弟上趟公家厕所,需要如此感激吗?

    对于以上事情,你怎么看?请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表明你的态度,阐述你的看法。

 

附网络范文

“公家地干净”是因为有人“鞋脏着”

 

贾志勇

 

    “公家的地太干净,俺的鞋子太脏,还是脱掉鞋子,赤脚进公家的厕所好了。” 85,红网论坛的帖文《赤脚进公家厕所好了
  
拍到一双令人感动的鞋》感动了万千网友。(86红网)

这无疑是我们当下日常社会生活场景中,一个最动人的瞬间。如同公交车上,有农民工兄弟因为自己一天劳作后的衣服脏,乘车时故意不坐座位,而是坐在车厢的底板上。

对此,我们显然不能仅把情感表达,停留在感动上。起码,除了感动,我们该懂得这感动的理由是什么。理由是什么呢?是社会行业的分工不同,是社会中一个行业人对其他行业人的尊重。

现实中,何止“公家的地太干净”?一个公司、一个餐馆、一个写字楼,地面都应该是干净的。而这份干净,恰恰是由许许多多像这位“进厕所脱鞋”的或从事城市建筑业或从事城市环保业的农民工兄弟付出的劳动换来的。一句话说,“公家地干净”是因为有些人“鞋在脏着”。

我们懂得感动,其实意味着我们懂得感恩。那么,对待“进厕所脱鞋”的民工或其群体,该抱什么态度,该怎样回报他们,至关重要。关键一点,是为他们提供诸多有利于其融入城市的渠道,不歧视,肯于拆除户籍壁垒,把城市的教育、社保、医疗福利无差别施惠他们,让他们老有所依,而不是“榨干”他们的青春和劳动之后,将他们无情打回农村原籍。

人社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我国农村在外务工人数仅同比增长1%,,农民工不再是取之不尽的劳动力“蓄水池”,人力成本上升趋势不可逆转。当农民工增量下滑,人口红利消失,必将激起社会对农民工群体的重视,并且必须在酬薪及各项福利上有所提高。或许,“民工收入高过部长”,是用不了多久的事。

而越是这样,越需要不同行业从业者的相互认同,相互尊重,相互敬畏。社会也越该启动跟进相关有利于人的发展或有利于人的价值实现的机制体制,确保渠道畅通,让人人活出幸福感、尊严感、成就感,社会也将更其进步、文明、和谐和成熟。

而且,社会越是进步、文明、和谐、成熟,我们的期待也会更高。不会仅仅满足于“面包会有的”,还需要“面包是有质量安全保障的”,并且“吃面包”的时候,是可以“喝到果汁、豆浆、牛奶、咖啡等饮料”的。

这一切,只需要我们懂得“公家地干净”是因为有些人“鞋在脏着”,并且对此,我们谁都无愧于心、心安理得。

 

易师傅,上个“公家厕所”不用这般感激

 

85,湖南的一位网友李先生,在红网论坛发了一篇帖文《赤脚进公家厕所好了,我拍到一双令人感动的鞋》。李先生说,731,他在株洲火炬大厦看到,一位民工师傅一时内急,到大厦里上厕所,将脚上的鞋子脱在外面,很让人感动,所以就拍了下来。

  这位民工师傅姓易,他说:“公家的地太干净,俺的鞋子太脏,还是脱掉鞋子,赤脚进公家的厕所好了”,所谓“公家的厕所”,是因为火炬大厦里面有天元区城管局、社保等机关单位。易师傅还说:“不能太给公家添麻烦,公家让我进来免费上厕所,已是十分感激了”,在帖子的图片中,一双解放鞋被整齐地放在某单位门口,鞋子很脏很旧,“一看就是劳动人民的鞋”。红网的报道说,帖中的文字加上图片,让网友们大呼感动。

  虽是38度的高温天气,这篇“感动”却让人心里冰凉。一个“劳动人民”,上个“公家厕所”,为什么会十分感激?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是给公家添麻烦?易师傅很自然、自觉地把自己跟“公家”区分开来,他认为自己是“公家”之外的人,本无权利和资格享用“公家”的厕所,而人家居然允许他了。

  按道理,劳动人民是最高尚、最伟大的群体,应该是“公家”的主体,是国家的“主人翁”;“主人翁”上个公家的厕所,不就等于一个人在自己家里上厕所吗?谁会因为在自己家里上厕所而充满感激?感激谁呢?如果自己家厕所坏了,不得已要麻烦邻居,我们才会感到不安,才需要感激,因为我和邻居不是一家人。但是,“公家”跟“劳动人民”也不是一家人吗?道理虽然说不通,但现实就是这样。

  让人心里冰凉的,不止是易师傅的“自觉”,还有网友的“感动”和赞美。拍照片、发帖文的李先生说,易师傅“脱鞋这个举动就透露出来的一种对公用设施的尊重,很自觉、很朴实”。易师傅脱鞋进公厕,有一个具体原因,就是他的鞋脏。以前,也有类似的事情,公交车、地铁里,有的农民工觉得自己衣服脏,不敢坐座位,坐在地板上,或站着;这些举动都可以归入李先生所说的“对公用设施的尊重”。城市人也有鞋脏的时候,但是我们没见过城里人脱鞋进厕所,表示“对公用设施的尊重”,因为在他们看来,人是公用设施的主人,应该公用设施尊重人,而不是相反。

  下雨天气,或者经过泥泞道路,踩脏厕所地面也是在所难免。公用厕所雇人值守、打扫,就是为人们服务的,从来没有人强调要尊重公用设施,为什么轮到农民工,会冒出“尊重公用设施”这个说法来?爱护公用设施是应该的,这是人对物的关系,而“尊重”,是人对人的关系。“尊重公用设施”的说法,是对人的不尊重。在爱护公用设施的语境里,人是站着的,而在尊重公用设施的语境里,人是跪着的,人的价值低于“公用设施”。李先生和众多网友的“感动”,是对跪着的人的赞美。

  报道引用了网友猪小娃的跟帖——“看着那双鞋,心里酸酸的”——这才是人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