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地走语文之路(导师引领学生过沼泽下水文)

好好地走语文的路

 

徐国平

 

每天上班,他都要从轩辕湖湿地公园穿过,带着一个圣教徒的悔悟和虔诚。

曾几何时,这里已经建成了国家级湿地公园,昔日榛荒莽滋的地方竟成了新郑市的CBD。如今,他任教的学校就毗邻CBD

二十五年前,他师范毕业,教初中语文。他带着他的几十位学生到野外读诗、野炊。看到一名学生正要穿过一片沼泽地,他大声对学生喊:“小心,不要走错路,踩到沼泽则会沉下去的!”那名学生回头大喊:“老师更应该小心啊!我走错路,沉下去的只是我一人,如果老师走错了,沉下去的还有追随你的一大群学生。”

如今,当他穿过湿地公园,这幕场景每每真切地再现。在这幕场景的背景下,他重新认识了语文,寻回了语文教学的本真,找回了语文教学的原点。因此,走在这里,走在二十五年前的记忆里,你才有了一个圣教徒般的悔悟和虔诚。

语文从来是一个有关素养、无关应试的学科。

“似乎在我们的教育中,任何学科只要和考试扯上关系,那么它往往就会走向应试;而对于这个学科的佼佼者,人们普遍的第一反应也不是他有天赋或者他有素养,而是他一定做了异常多的题目、接受了异常多的训练。”

2016届高一第一课,他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2013年北京高考语文状元孙婧妍写的文章,文章介绍了自己考了高考37年来语文最高分148分的经验。

语文教学固然需要“跋涉”,但更不能缺少“理想国”!

他曾在《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找到了自己语文教学的理想王国。“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他追随孔子,也喜欢带孩子们在郑韩故城上读《瓦尔登湖》,蓝天之下,城墙之上,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空气芬芳,天风鼓荡,和孩子们站成一排,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更有一种飞翔的感觉,浑身被语文理想国圣洁的光辉照亮。

在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的今天,他也曾随波逐流,自甘浮沉。必修教材草草结束,一天到晚让学生做题。但他终于明白,现代文这种“测试型阅读”与生活中真实的阅读不大一样,相当程度上,已经异化为“伪阅读”。本来这种阅读题是为测试学生阅读能力需要而出现的,一定程度上也能看出学生阅读的能力和水平。它有点类似于一个人到医院检查身体时查血,发现问题,该治病治病,该锻炼锻炼,该增加营养增加营养。同样,发现了阅读中的问题,就应该多读书,多读文章,加强思考,提高理解能力,可现在倒好,越是做不好阅读题越是拼命做题,其荒谬就如同查血发现有病却天天到医院里去查血一样!

为此,他为这届学生组织了“经典阅读小组”,周五晚上6点半到8点半,坚持指导孩子们夜读,一年一期,一期20次,读15本书,读《读大地上的事情》、《瓦尔登湖》、《1984》、《美的历程》、《万历十五年》、《中国哲学简史》等这些为学生人生发展打底子的经典书。他还带孩子在新郑的历史文化现场读书,开设“情境读书课”:在白居易文化园探讨“白居易和他的诗歌”,在郑风苑感受中国诗经的浪漫飘逸,在高拱故里和他的时代对话,在欧阳修陵园里吟诵散文大赋……虽然,这种小众的试验,不可能解决普遍存在的问题,但他只是想好好地走语文之路。

教美丽的语文,让语文成为师生美丽的故事。他终于在现实的教学之外建立了一个语文理想国。现实的教学中有太多的苦涩、沉重和无奈,可一旦有了语文理想国就不一样了。它是一种对比,一种参照,一种引领,一种召唤,让你产生超越的冲动,充满变革的力量。他经常引用王小波的话对学生讲,人活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世界是不够的,还要有另一个高于现实的理想世界,让它照亮现实世界。

 

后记

看到2016届高三第11次调研语文考试作文,仍想考虑写篇下水文,用记叙文文体。材料的话题指向是:①相互关心;②引导者的作用;③不要忘记提醒自己。如何把这些主题(记叙文不像议论文可以多主题,可以兼容这些思想大义)或其中一个主题通过一个故事演绎出来,我很费了一番思量。我想到了语文教学的先行者,有很多守正本真坚持语文正道的教师,他们清晰地知道语文应该教什么,应该怎么教,不为应试遮望眼,不惧应试风势劲,不信东风唤不回,咬定青山不放松。他们才是好好地走语文之路的践行者,他们才是学生学好语文的引导者。

 

2016届高三第11次调研语文考试作文题目

18.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导师带着几十位学生野外考察,看到一名学生正要穿过一片沼泽地,他大声对学生喊:“小心,不要走错路,踩到沼泽则会沉下去的!”那名学生回头大喊:“老师更应该小心啊!我走错路,沉下去的只是我一人,如果老师走错了,沉下去的还有追随你的一大群学生。”导师沉默了,体悟到关心之外还有深意。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发表评论